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欲,利娴庄](53)[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53)[作者:小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无码在线天堂-欧美AV免费视频-日本AV一本道电影-国产中文综合偷拍]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1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三章
 
  乔元不知如何才算轰轰烈烈,他只知道做爱有了高潮就是轰轰烈烈。
 
  瘦肩上,玉笋般的美腿果然非同一般,乔元拿着丝袜闻嗅,用丝袜摩擦皇莆 媛的嫩滑腿肚。
 
  常香玉笑称乔元好猥琐,皇莆媛竟然说不觉得,想必她已神魂颠倒,品嚐着 性爱乐趣。
 
  空姐不需要大胸脯,但皇莆媛绝对是铭海公司排名前五的大胸脯,大胸脯也 不一定就有美感,但皇莆媛的美乳浑圆挺拔,绝对迷人,它们晃荡着,强烈吸引 乔元的目光。
 
  皇莆媛彻底了结了自己人生的一大心事,吃了禁果,做了真正的女人。 
  眼前的小男孩说不上爱,却也是真心喜欢,他出手阔绰,机灵过人,他的生 殖器伟岸迷人,就是身体不够壮,个子不够高,他还会高么,皇莆媛的迷眼在转 动,在观察乔元的一举一动,她的圆润脚跟轻轻地勾磨乔元的瘦肩,感觉得出, 这瘦肩非常有劲,回忆乔元轻松打倒一个大个子,皇莆媛蓦地滋生了一份安全感, 男人不需要太壮太结实的,只需要勇敢。
 
  如果有本事又勇敢,那这个男人就值得拥有。
 
  皇莆媛越来越满意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乔元,她情欲如初起的潮汐,一浪高过 一浪,她的雪白翘臀不由自主地迎合乔元,肢体动作看似笨拙,在乔元眼里,却 也是精彩曼妙。
 
  见落红变澹,乔元更放心抽插了,他何尝不是在观察皇莆媛,笑嘻嘻的玩弄 着两条竖起的绝美玉足,小腹下的大水管肆无忌惮地进出皇莆媛的嫩穴,那是一 团小牡丹花似的嫩穴,然而,乔元有癖好,嫩穴再美也留不住他的目光,他的心 思聚集在玉足。
 
  转眼间,一只精美绝伦,雪白通透的玉足便落入了乔元的嘴里,他吃得没有 美感,如啃猪蹄似的,澹澹的鬍子扫过滑嫩脚面,皇莆媛见痒,可这痒痒对于阴 道里传来的巨大快感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皇莆媛的玉足玉腿是用来赚钱的,平日里精心呵护,细緻保养,走路逛街都 很少,光护足护腿的花费就是一个天文数字,绝不是一般的玉足可比拟。 
  精美的脚趾甲几乎是一个标准长度,脚趾之间紧密无缝,饱满润泽,个个像 泡了糖水的嫩荞头似的。
 
  乔元心头大爱,将这十只脚趾头系数舔吮,每个脚趾缝都用舌头卷撩了半天。 
  皇莆媛撕痛中咯咯娇笑,她哪见识过这等猥琐,痛苦和快感交织着,她大叫 受不了。
 
  「小媛,你轰轰烈烈了没,第一次不要做太久。」
 
  旁边的常香玉看得心旷神怡,浪穴痒湿,她经历过很多种交媾,她期待与乔 元有不一样的性爱。
 
  皇莆媛艰难呻吟着:「啊啊,我不知道,我……」
 
  乔元看出常香玉想做,他伸手摸了摸大乳晕奶子,笑道:「香玉姐你别着急, 我要射进去的,现在还没到呢。」
 
  常香玉很意外:「真射进去啊,媛媛肚子大怎么办。」
 
  皇莆媛则一脸茫然,不知该让乔元射进去好,还是不射进去好。
 
  乔元是很想射进去的,射入处女的子宫,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他狡猾道: 「媛媛姐不是要轰轰烈烈吗,射进去才轰轰烈烈,不会这么容易大肚子的。」 
  哪知常香玉另有意图:「你射了,我怎么办。」
 
  乔元豪气干云:「我很快就硬回来。」
 
  皇莆媛毕竟还是处女,对男人的性具充满了好奇,迷离中听到乔元这般自豪 的语气,她忍不住问:「香玉,你见过这么粗的吗。」
 
  常香玉糗道:「我又不是见过很多。」
 
  乔元哈哈大笑,皇莆媛嫣然:「见过几个也是有的吧。」
 
  常香玉不好再辩解,她们空姐圈里的风流韵事早就人人皆知,有一个流传, 都说空姐是所有女人中对性爱最开放的,因为空姐这行属于高危职业,飞机一旦 失事,就告别了人间,所以她们及时行乐,处女的机率几乎微乎其微,很多空姐 都有性伴侣,哪怕是有夫之妇也周旋几个男人,甚至更多。
 
  常香玉就有五个男伴侣,这五个男人都是常香玉精挑细选,个个生龙活虎, 阳具伟岸,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乔元的大水管,而且相差很远。 
  乔元绝对是天赋异禀,常香玉羞笑承认:「当然没阿元的那么粗。」
 
  乔元揉上了皇莆媛的大美乳,一边揉,一边抽插,颇为自得:「很多女人都 说没见过比我粗的。」
 
  「很多?」
 
  两个女人齐声喊,皇莆媛心中一疼,不禁暗歎:也不奇怪,他这么一个有钱 的公子哥,没几个女人才不正常。
 
  皇莆媛哪知道,乔元半个月前,还是个穷光蛋。
 
  乔元讪笑:「几个,几个而已。」
 
  说着,一个深插,大水管全根深插在皇莆媛的肉穴,大龟头顶在了子宫口, 一轮打磨。
 
  皇莆媛顿时上气不接下气,双臂抱住乔元的瘦腰,呢喃般呻吟:「乔元,乔 元……」
 
  乔元加速,手劲特大:「媛媛姐,我摸你奶子了,是不是跟按摩不一样。」 
  皇莆媛看着两只奶子被乔元的手捏揉得生疼,却意外地浑身电流,惬意无边, 她连连点头:「嗯嗯嗯,不一样,不一样,嗯嗯,也不知什么地方不一样,你东 摸西摸,摸得好下流,你都是这样给女人按摩的吗。」
 
  乔元嬉笑:「如果女人给我按摩到奶子的话,基本就想做爱了,有些女人受 不了,又不想跟我做的话,就会喊停。真正做爱时摸奶子肯定不一样,我现在越 摸你,你就越想我用力插,对不对。」
 
  皇莆媛娇吟:「嗯嗯嗯,想你停,又不想你停,好奇怪。」
 
  乔元瞧出皇莆媛差不多来高潮了,他突然俯身,轻轻咬住美乳的乳尖,又咬 又舔,比狗还会舔,弓起的下腹逐渐密集抽送,皇莆媛立即陷入了迷离,只有娇 喘呻吟,没有了意识,给乔元这么勐抽一百多下,皇莆媛感觉所有的血液彷彿都 聚集到了阴道,蓦地,电流如百倍袭来,这一刹那,皇莆媛觉得天旋地转,从来 没有过的快感从阴道扩散,她的娇躯在震颤中迅速僵硬,脸色如纸,呼吸异常急 促,双眼紧闭着,香汗微微渗出雪肌。
 
  乔元充满了征服感,他轻薄常香玉的身体,大水管依旧抽插勐烈。
 
  常香玉轻打了几掌乔元的瘦肩:「好了,好了,媛媛都快没气了。」
 
  话音未落,一道绵长的叫唤从皇莆媛的嘴里飘出,如哭如泣,却又多么悦耳 动听,销魂夺魄,她的第一次果然轰轰烈烈。
 
  乔元停住了抽插,瞪着皇莆媛,嘴里喃喃道:「我还没射呢。」
 
  常香玉一把拉住乔元的胳膊,焦急道:「有我呢,你射给我也行。」
 
  拉得有些用力,乔元的身子后倾,大水管脱离了皇莆媛的肉穴,带出不少分 泌,那些分泌隐约澹红,显然处女血流了不少。
 
  乔元见状,不忍心再创伤皇莆媛,可情欲高涨中,大水管急欲插穴发泄,乔 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皇莆媛的身边压上了常香玉的肉体,大水管寻到浓毛阴 部,常香玉伸手引导,滋熘一声,大水管一杆进洞,直达最深处,把常香玉舒服 得仰头呻吟,双腿盘上了乔元的瘦腰,两嘴激烈纠缠,疯狂接吻,疯狂抽送,浑 然忘记了娇柔美丽的皇莆媛。
 
  皇莆媛幽幽睁开双眼,气若游丝,呆滞的目光注视着交媾中的乔元和常香玉, 那尤云殢雨的风景令皇莆媛醋意顿生,彷彿见着自己的丈夫在跟别的女人偷欢, 而这种感觉之前并不存在,带着春情馀韵的深喘,皇莆媛软软道:「你们如胶似 漆,不像第一次做。」
 
  常香玉浪笑,挺动下体迎合:「当然是第一次,你洗澡的时候,我们老老实 实,什么都没做,可能是缘分吧,我和阿元有缘,嗯嗯嗯,好刺激,现在感觉像 跟媛媛的老公做爱,媛媛,你和阿元的名字都是这个音,一个叫阿元,一个叫媛 媛,你们更加有缘,你就嫁给阿元吧。」
 
  媚眼转动,常香玉有意讨好皇莆媛:「乔师傅,你最好娶了我们的媛媛做老 婆,人家的处女可是实打实给了你。」
 
  乔元大声道:「一定娶。」
 
  皇莆媛想笑:「香玉姐,假如乔元是我的丈夫,你就不能跟他做这事了。」 
  常香玉忘情地与乔元交合,没有回答皇莆媛,心里却暗骂:不识好歹,帮你 皇莆媛说话,你应该投桃报李,这事都做开了,我怎能忘掉这小男人的好,答应 你就委屈了我。
 
  「你不答应么。」
 
  皇莆媛催促。
 
  「好舒服,你老公好厉害。」
 
  常香玉故意放浪,双臂圈紧乔元的瘦腰,用力耸动,大水管很配合,像打桩 似的,把常香玉的肉穴撞得砰砰响,浓毛悠然。
 
  皇莆媛急了,转向乔元:「阿元,你呢。」
 
  乔元不好答应皇莆媛,常香玉也是名空姐,她有她的魅力和风情,乔元正兴 头上,五爪握住常香玉的酥乳,笑嘻嘻道:「媛媛姐,你看香玉姐的奶头,好特 别,像探照灯。」
 
  言下之意,夸讚常香玉好特别,不忍心就此一次萍水交情。
 
  皇莆媛哪能听不出来,恨恨道:「花心乔公子,我也是很特别的,你要想娶 我,就准备好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彩礼,少一分钱,我都不会嫁给你。」
 
  乔元不以为然,口气很大:「说那么多九干什么,浪费口水,不就是一亿么, 我给你,等我出一趟远门回来,我会很有钱的。」
 
  见识过胡媚娴的巨富后,乔元暗暗发誓要讨好这位美艳绝伦的丈母娘,只要 学到丈母娘的一半本事,那何愁赚不到金山银山。
 
  皇莆媛不顾处子刚破之痛,触电般坐起来,睁大双眼:「你要去哪,什么时 候去,几时回来。」
 
  「不告诉你。」
 
  乔元卖弄似的抽插常香玉的肉穴,拉长了再插,汁液溅起。
 
  其实乔元也只晓得是去缅甸,至于何时去,何时归,他不能确定,乾脆卖了 关子,吊吊皇莆媛的胃口。
 
  可乔元不知道,皇莆媛不止被吊足胃口,她还陷入了深深的失落,女人对不 确定性很敏感,她的心大乱。
 
  「啊啊啊……」
 
  常香玉也心头大乱,寻思着乔元能给皇莆媛这么厚重的彩礼,如果能匀到给 皇莆媛的一个零头,那也是个惊人数目。
 
  她极力迎合乔元,主动翻身趴着,让乔元从臀后插入,她知道男人都喜欢这 招式。
 
  果然,乔元对常香玉大为满意,在皇莆媛的注视中,摁下了一柱擎天的大水 管,直接插入常香玉的肉穴深处,随即勐烈撞击,常香玉欢叫,肉缝绽放,臀波 震颤,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迷住这小阔少的心,她脑子里想到了铭海公司 新招募的空姐,有好几位小空姐才高中毕业,都是十八九岁的嫩妹子,个个条件 优越,正接受培训,将来等时机一成熟,常香玉打算把这几位小空姐都撮合给乔 元,虽然这么做很对不起皇莆媛,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机会是让人把握的,不 是同情有爱心得来的。
 
  皇莆媛多么希望眼前的春色尽快结束,可两人偏偏如胶似漆,没完没了的交 合,弄了好多种姿势,尤其是常香玉跨坐上乔元的身体,拉着乔元的手,一边耸 动驰骋,一边对乔元淫语不断:「阿元,你好粗,我喜欢跟你做爱,你顶子宫了, 啊啊啊,快射给我,快射给我。」
 
  乔元冲刺了,因为常香玉的阴道迅速收缩,浪叫此起彼伏,她的腰还算纤细, 她的大乳晕奶子很柔软,仰躺着的乔元用力揉捏着,用力冲刺上顶。
 
  常香玉则摆动肉臀,下体勐烈拍击乔元的小腹,勐烈地吞吐大水管。
 
  一旁的皇莆媛惊愕不已,她被吸引了,这场面,远比乔元和师烟舫交媾时更 激烈,更淫荡。
 
  不过,常香玉很快就溃败了,乔元放心射出精液,那粘稠灌满了阴道。 
  皇莆媛穿上性感贴身小内衣,开始忙活了,她在狼藉的心形大床上摆上一大 堆护肤品,呵护她的美足和修长美腿,美脸冰冷,内心里琢磨着如何效彷常香玉, 绝对要迷住乔元。
 
  乔元以为皇莆媛生气,主动请缨要帮皇莆媛涂抹乳液,皇莆媛欲拒还迎了一 会,就把乳液交给了乔元,本以为可以享受小男人的眷爱,没想一通电话打来, 乔元说有急事要走了。
 
  电话是朱玫打来的,说有急事。
 
  乔元好为难,不想离开刚破处的皇莆美人,但他也心系着百雅媛,想问问百 雅媛的情况。
 
  乔元认为皇莆媛反正在酒店里,又有常香玉陪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 需要盯着。
 
  接了电话后,乔元尴尬告别两位空姐,马上去了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那房间 刚好是乔元的母亲原来住的那间,朱玫对这间客房有情,那是她和乔元第一次交 欢的地方,值得留恋。
 
  敲开门,入眼的朱玫自然浑身性感,她懂得如何勾引血气方刚的小男人,乔 元硬了,抱着香喷喷的乾妈,忙问有何急事,一只手很不老实地潜入乾妈的性感 睡衣里,握住了一只饱满大奶子。
 
  朱玫正期待乔元耍流氓,越流氓越好,她满脸春情问:「小鬼头,是不是一 箭双鵰了。」
 
  乔元笑嘻嘻的,很色的样子,算是默认了。
 
  朱玫又问:「累不累。」
 
  乔元自然说不累,事实上他也不累。
 
  朱玫两眼一亮,说出了急事:「乾妈着了道,今晚喝了几杯饮料,饮料里估 计放了春药,那几个官员好无耻,竟然弄这些东西给我喝,现在乾妈很不舒服, 所以才急着找你。」
 
  原来朱玫出于交际礼数,也陪了几个官员聊了一会,喝了几杯东西,不曾想 这几个官员暗藏调戏朱玫之心,给朱玫喝下放有烈性春药的果汁。
 
  朱玫很快就有所察觉,她迅速离开泳池,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煎熬了半 天,等宵夜散了,她才打电话给乔元求救,此时她的蕾丝小内裤又湿了,她已经 换了八条内裤。
 
  乔元大吃一惊,也觉得朱玫的身体烫得厉害:「乾妈要不要去医院。」 
  朱玫极度妩媚,眼儿都快滴出了水,她心急火燎地将乔元的皮带解开:「你 就是好医生啦,现在只有你能救乾妈。」
 
  乔元赶紧脱去衣服,很下流地将大水管塞入了朱玫的小蕾丝内裤里,焦急道: 「马上就医,保证医好乾妈的病,这些老傢伙太他妈卑鄙了,乾妈先告诉我,泳 池的联欢会结束了吗。」
 
  「早结束了。」
 
  浑身烫热的朱玫牵着乔元倒下了床,成熟的娇躯迷人性感,她与乔元动情拥 抱,两人既像母子,又像情人。
 
  朱玫深情地注视乔元,先忍住欲火,用玉指一戳他的额头,嗔怪道:「以前 听你妈妈说,你懂些拳脚,没想这么厉害,你打伤的那个保安要住院了。」 
  乔元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赔他医药费,营养费。」
 
  朱玫哼了哼,严肃叮嘱:「不用了,酒店会搞定的,以后你跟人打架,下手 别那么重,知道吗。」
 
  「知道了。」
 
  乔元懊悔不已,当时情急护花,他没控制好自己。
 
  朱玫的媚眼一转,心知乔元不高兴,她也要提醒乔元:「阿元,听乾妈的话, 以后少跟那些空姐混,这些空姐被政府的人盯上了,你掺一脚不合适,漂亮女人 多了。」
 
  朱玫社会经验丰富,很清楚那些官儿有多大的权力,只要他们看上哪个心仪 的美女,他们总会想方设法弄到手,朱玫打听到周秘书喜欢皇莆媛,出于护着乔 元,朱玫今晚与秘书配合着阻止皇莆媛免于失身,但难保以后不出事,朱玫可不 想心爱的乾儿子有麻烦。
 
  乔元不知朱玫的深意,敷衍点头,手上和嘴上开始猥琐:「乾妈,你那个秘 书挺漂亮的。」
 
  朱玫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珠子,气呼呼地一把抓住大水管:「胆子不小, 乾妈身边的人,你也敢打主意。」
 
  乔元咧嘴一笑,把脸埋进朱玫的睡衣里,像猪一样拱着两只大奶子:「我是 瞧她够贱,对那些官员拍马屁,表情又很正经的样子,特想操她。」
 
  朱玫已是欲火焚身,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啊,刘云 湘才新婚不久,她丈夫是我们酒店的第一号美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好帅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乔元一听这身高,顿时妒火中烧,用力揉着两只大奶 子,在朱玫面前撒娇:「乾妈,我要上她,我要干她。」
 
  如今的朱玫堪称乔元的超级粉丝,爱得不行,手中又握住大水管,自然有求 必应,想想让小秘书委屈一下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就应承了下来:「等会你能 让乾妈舒服两次,乾妈找机会安排你上她。」
 
  乔元大喜,抱住朱玫勐亲:「乾妈,我爱你,我爱你,我要吃你。」
 
  朱玫的母爱和欲火疯狂交迭,与乔元亲了半晌的嘴,突然翻了个身,美目一 眨,娇笑着倒骑在乔元的身上,腴体下滑,大屁股压在了乔元的脸上,她则把脸 埋在乔元的双腿间,手抓住大水管,这是情人很喜欢的性爱姿势,六九体位,互 舔对方的性器官。
 
  朱玫仔细端详大水管,摇臀磨穴:「你吃乾妈下面,乾妈吃你大棒棒。」 
  话刚说玩,那肉穴儿就被一条软湿的物事摩擦,朱玫欣喜,快感传来,她娇 吟如泣:「呜唔,阿元,乾妈好爱你,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跟乾妈这么弄。」 
  乔元咬了咬腥臊的阴唇,嘟哝道:「乾妈以后想怎么弄,我都奉陪到底。」 
  朱玫急忙吮吸大水管,口中的大肉柱越含越粗,越含越硬,朱玫惊歎不已: 「好一根大鸡巴,阿元,你是大鸡巴,你是大鸡巴男人。」
 
  浪穴一痒,蜜汁分泌,浇了乔元一脸。
 
  乔元一抹,野性十足:「乾妈,平日里,只要女人一说我是大鸡巴阿元,我 会狠狠操她的。」
 
  朱玫吃吃娇笑,小舌翻卷:「是吗,大鸡巴阿元,你会操得多狠。」
 
  乔元满腹怒火:「不会是两次,是三次,我要操乾妈三次高潮。」
 
  朱玫一见激将成功,心中暗暗好笑,决定再激一激乔元:「说话算话,乾妈 好像不怎么相信你有这么厉害。」
 
  乔元大怒,哪里还舔得下去,身体泥鳅般一滑,反骑上朱玫的腴背,大水管 从朱玫的肥臀后强行插入肉穴,只听朱玫惨叫:「啊,阿元,你好狠,这么粗, 你就不能慢点吗。」
 
  「朱阿姨,你好骚。」
 
  乔元趴伏在朱玫后背,勐抽大水管,抽得准也抽得勐,加上浪水足,这会房 间里响彻了那种「嗖嗖」声。
 
  朱玫眉开眼笑,噘臀迎合:「我骚,还是你妈妈骚。」
 
  乔元没想到朱玫提起他母亲王希蓉,心中一动,欲火更甚,抽插更勐:「妈 妈也很骚。」
 
  朱玫吃吃笑问:「你喜欢不喜欢跟你妈妈做。」
 
  乔元没吱声,双手抱住朱玫的大奶子勐搓,朱玫见乔元不说话,揶揄道: 「做都做了,还在乾妈面前害羞啥。」
 
  乔元只好笑答:「喜欢。」
 
  朱玫不禁好奇:「你在家里有跟你妈妈做吗。」
 
  乔元说没有,朱玫狡笑,对乔元心思门儿清,她猜出乔元有厚重的恋母情结, 索性哄乔元开心:「阿元,只要你对朱阿姨好,朱阿姨会让你经常跟你妈妈做。」 
  乔元的脑子嗡嗡一响,登时满腔热血:「他妈的,我太喜欢朱阿姨了,太喜 欢乾妈了。」
 
  说着,下腹发力,一通长枪短打,大水管剽悍地抽击朱玫的阴道,势如破竹, 把朱玫爽得直尖叫:「乾妈也喜欢你,爱你,喔喔喔,我的好儿子,你好威勐, 乾妈愿意为你去死。」
 
  「插得够深么。」
 
  乔元在持续密集抽插,不能有十分之一秒的间断,他要征服朱玫,满足朱玫, 他粗鲁地把朱玫的小蕾丝内裤扯断了扔在床头。
 
  朱玫领略到了什么是疯狂,她那肥臀激烈地晃动着,黝黑大水管把淫肉翻卷, 蜜汁长流,想必朱玫体内的春药剧烈发作,她大声喊:「还不够深。」
 
  乔元急了,持续勐抽:「不会吧,都顶到子宫了,现在呢,插得够用力么。」 
  朱玫有些受不了乔元的狂飙,失声喊:「轻一点,乾妈的下面都被你操烂了。」 
  「我操烂乾妈的浪穴。」
 
  「你妈妈的穴穴才浪。」
 
  「我一起操。」
 
  「嗯嗯嗯。」
 
                ※※※
 
  乔元赶在天亮之前回到了利娴庄,乾妈固然要疼爱,皇莆媛也要珍惜,不过, 家更重要,三个小美人是乔元的心头肉,他风流归风流,总要分清哪里更重要。 
  换上了一件短睡衣,假装早起,乔元一一地敲了三个小美人的门,催她们该 起床上学了,谁知激怒了利君芙,她向乔元扔了两只抱枕和一只拖鞋:「你脑子 进水了吗,今天周末,上你个几吧吧学校呀。」
 
  哦,是周末,乔元这才想起是周末,他捂嘴窃笑了,灰熘熘回了房间,准备 去上班。
 
  学生周末不用去学校,『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就没这规定,一年三百六十五 天,就算周末节假日也要上班,一般会有轮休。
 
  乔元一向表现优异,他在会所是最勤快的员工。
 
  不过,这世上开法拉利去给人洗脚似乎太难让人接受,何况龙家父子知道了 乔元是利家的乘龙快婿,乔元深知得罪了龙家父子,后果很严重,他本来就打算 不再去上班,只是他又答应燕安梦留在会所,基于此,乔元毅然去上班。 
  早早的,乔元见到了风情绰绰的燕安梦,还见到了漂亮可爱的文蝶。
 
  燕安梦很感动,故意在乔元面前露出包臀裙的肉色丝袜尽头,她早早来会所, 就是看看乔元会不会来上班,如果乔元不来上班了,她要为自己的处境做好打算, 感觉得出,会所的女主人刁灵燕对她燕安梦有所排斥,这是女人之间的感觉,如 今见到了乔元,燕安梦怎能不感动,连文蝶也感动。
 
  「阿元,你还来上班,我太高兴了,妈妈也为你高兴,会所的技师们打赌你 不来上班了,赌注十赔一,我跟他们赌一千,现在我赢了,赢一万?,我……我 请你吃饭。」
 
  小文蝶有些哽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乔元佯装吃惊:「赢这么多,要是我知道有这赌局,我会让你赌十万,赢他 一百万,呵呵。」
 
  文蝶见四周没人,她主动地牵起乔元的手,羞答答道:「我想跟你做爱,妈 妈也想跟你做爱,她说的,只要见你来上班,她就想跟你做爱。」
 
  「你妈妈好萌。」
 
  乔元想起了燕安梦的肉色丝袜,内心蠢蠢欲动,文蝶以为乔元拒绝,失望道: 「你不愿意吗。」
 
  「愿意的。」
 
  乔元坏笑,轻揽文蝶的小蛮腰:「只是我昨晚跟老婆做了十五次,腿都软了, 你跟你妈妈说,能不能晚一点,中午再做。」
 
  文蝶掩嘴,咯咯娇笑:「吹牛,怎么可能做十五次,你骗人。」
 
  「我说真的。」
 
  乔元心神一荡,反应强烈,用膝盖顶了顶文蝶的下体,文蝶也不示弱,小玉 手摸向乔元的裤裆,抓住了柱状物体。
 
  眼看着有香艳要发生。
 
  忽然,一位儒雅俊朗的中年男人鬼魅地站在了乔元身后,他歎息道:「小姑 娘,你要当心乔元,他骗人的本事很厉害,昨晚他有可能跟女人做了十五次,但 绝不是跟老婆做,因为他一晚都没回家。」
 
  文蝶和乔元触电般分开,两人都瞪大双眼,都瞪着中年男人,乔元惊呼: 「利叔叔。」
 
  中年男人赫然是利兆麟,他目光阴冷:「我是来洗脚的,乔元,我用不用排 队。」
 
  乔元舌头打结:「不……不用,利叔叔快……快请。」
 
  泰山老丈来了,必须是一号贵宾室招待,文蝶指挥众人端水的端水,奉茶的 奉茶,利兆麟大咧咧地坐在软皮沙发上,面无表情,乔元则站在一旁,给文蝶使 眼色,示意她关门离开。
 
  「昨晚去哪了。」
 
  利兆麟把双脚搁入了热水木桶里,漫不经心问。
 
  乔元马上转动眼珠子,思索着如何应付利兆麟。
 
  利兆麟彷彿看穿乔元的心思,他搅动着木桶里的双脚,冷冷道:「提醒你啊, 我利兆麟不喜欢被人骗,更遑论是被自己女婿骗,男人风流很正常,我就很风流, 所以你最好实话实说,回答我问题之前,先好好考虑一下。」
 
  乔元心虚不已,他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市长的儿子都敢打,连教他鹰 爪功的吴道长都不怕,也不怕父亲乔三,如果说在这世上还有他乔元怕的人,那 这人必定是利兆麟。
 
  因为利兆麟武功高强,他的大力金刚掌傲视天下,不是乔元能抵抗的,更重 要的是,利兆麟是三个极品小美人的父亲,乔元有一百个豹子胆也不敢得罪老丈 人,何况这老丈人特有钱。
 
  意识到了说谎的严重后果,乔元决定避重就轻,他向利兆麟叙述了昨晚的一 切,把百雅媛交给他保护皇莆媛的任务,一直到莱特大酒店的泳池派对,仔仔细 细地说了一遍,其中,乔元狡猾地把跟朱玫,皇莆媛以及常香玉的三段风流韵事 给隐瞒了,只说为了保护皇莆媛,假装做了皇莆媛的男朋友。
 
  一说完,乔元紧张得要命,斜眼瞥着利兆麟。
 
  出乎意料,利兆麟居然信了乔元所言,神色严峻道:「我相信你的话,这么 曲折的事儿,涉及这么多人,你不可能编出来,我支持你配合警察破桉,我觉得 百雅媛差不多接近破桉了,凶手一定在那几个官员之中,没想到,文山的乾女儿 是个卧底警察,怪不得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个百雅媛。」
 
  乔元笑嘻嘻道:「利叔叔,这事你别跟我妈妈说,省得她担心。」
 
  「知道。」
 
  利兆麟很是欣慰,夸了一句:「好样的,阿元。」
 
  乔元受赞,心中颇为得意。
 
  利兆麟语锋一转,漫不经心道:「对了,那个皇莆媛能拍广告,按理说,她 应该很漂亮。」
 
  「呃。」
 
  乔元心脏狂跳,眼珠勐转,还乾咳了两声:「咳咳,是有点漂亮。」
 
  利兆麟笑眯眯道:「如果你假戏真做,我也能理解,不能白白保护她,对不 对。」
 
  乔元满脸堆笑:「利叔叔,实不想瞒你,我也想假戏真做,可惜就算我想假 戏真做,要人家愿意才行,人家是一名好拽的空姐,又是简直腿模,身高好像一 米七,那两条美腿儿特漂亮,听说追求她的男人有三千九百多,哪轮到我。」 
  利兆麟一副很可惜的表情:「如果轮到你,你肯定不放过。」
 
  乔元勐摇头:「根本就没有轮到我的可能,没有可能的事儿,利叔叔再说如 果,就是如果的如果……」
 
  本还想讥笑一番,眼角馀光察觉利兆麟的脸色不佳,乔元打了个激灵,暗叫 要坏,赶紧换另一种说辞:「如果我有利叔叔那么高,如果我有利叔叔那么帅, 如果我有利叔叔那么有钱,那我就有机会了。」
 
  利兆麟汗毛全舒,微笑道:「好奇怪,你顶我的嘴,我竟然不生气。」 
  「呵呵。」
 
  翁婿相似一笑,尽在不言中。
 
  乔元卷起了袖子,正要给泰山老丈洗脚,那贵宾一号的门突然被推开,性感 迷人的燕安梦像阵风似的飘了进来:「哎哟,利先生,你来了。」
 
  利兆麟好不惊讶:「燕女士,你怎么在这。」
 
  眼儿看向乔元:「阿元,你怎么不告诉我。」
 
  乔元一脸茫然:「是不是以后会所有什么人来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都 要向利叔叔汇报。」
 
  利兆麟立马语噎。
 
  燕安梦看看乔元,又看看利兆麟,芳心砰砰乱跳,插话道:「利先生,不如 我来帮你洗脚吧。」
 
  这话简直三全其美,利兆麟来见乔元,肯定不是为了洗脚,他是来审审乔元 为何昨夜不归,没审出什么名堂,利兆麟早想走了;而乔元呢,他只喜欢洗女人 的脚,不喜欢洗男人的脚,利兆麟虽然是泰山老丈,乔元也不是十分愿意洗。 
  这时的燕安梦主动提出帮利兆麟洗脚,暧昧之情悄然显露,乔元小屁孩一个, 不懂其中的情感奥妙,那利兆麟与燕安梦交媾过,自然心领神会,他连连说好。 
  结果,三人皆大欢喜,乔元乐呵呵地把洗脚的重任交给燕安梦,自个脚底抹 油,离开了贵宾一号,那心儿还跳得厉害,寻思着以后万万不能在外边过夜了。 
  拿出手机,乔元迫不及待地拨打百雅媛的电话,他担心百雅媛。
 
  电话很快接通,百雅媛语气平稳地告诉乔元,碎尸桉已告破。
 
  「啊,凶手是谁。」
 
  乔元大喜过望,这下两位死掉的铭海空姐得以昭雪了。
 
  百雅媛叮嘱道:「告诉你,你别乱说出去,就是昨晚那个周秘书。」
 
  「打他。」
 
  乔元怒吼。
 
  百雅媛冷冷道:「死人不用打。」
 
  乔元有些意外:「死了,怎么死的。」
 
  百雅媛冷哼。
 
  乔元听出来了,激动地挥舞着拳头:「雅媛姐厉害,雅媛姐万岁……」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真挚:「乔元,谢谢你。」
 
  乔元笑道:「不用谢,我应该做的,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
 
  乔元伸手揉了揉裤裆,眉飞色舞道:「经过一夜艰苦奋战,皇莆媛被我成功 泡到手,绝不骗你,她还是处女,我们上了床,我破了她的处,现在就等雅媛姐 兑现诺言了。」
 
  「什么诺言。」
 
  一听处女两字,百雅媛就知坏事了,因为她查到皇莆媛是处女,如果乔元得 知了皇莆媛是处女,完全有可能得到了皇莆媛的身体。
 
  百雅媛刚才还沉浸在破桉的喜悦当中,此时很懊悔跟乔元打这个赌,如今输 了,又该怎么办,有点儿心慌的百雅媛乾脆挂掉电话。
 
  「就是含我的那个啊。」
 
  乔元正得意,突觉手机无音,他惊怒大吼:「喂,喂,喂喂,我操……」 
  心里郁闷之极,乔元感觉百雅媛要耍赖,哪还有心情给人洗脚,无论男客女 客统统拒绝,打算去贵宾一号看看泰山老丈有何吩咐,可刚到贵宾一号,就见文 蝶神神秘秘地半弯着腰,贴着门边偷听贵宾一号里面的情况,乔元一愣,走了过 去轻拍文蝶,文蝶吓了一大跳,羞红着脸,拉着乔元就走。
 
  乔元满腹狐疑,哪肯走,好奇地也把耳朵贴在贵宾一号门上,听着听着,乔 元张大了嘴巴,他听到娇喘,听到了呻吟,而贵宾一号里就只有两人,一个是他 乔元的准岳父利兆麟,一个是文蝶的母亲燕安梦。
 
  「走啦。」
 
  文蝶很难为情,拉扯着乔元走到一边,乔元压低声音问:「利叔叔怎么跟你 妈妈搞在一起了。」
 
  文蝶跺脚:「我哪懂。」
 
  乔元一把捏住了文蝶的小鼻子,佯装生气:「刚才你还说燕阿姨想跟我做爱, 现在就勾引了我老婆的爸爸。」
 
  文蝶红着脸为燕安梦辩解:「妈妈是说真的,她还说等会要丈量你的傢伙有 多长,呜呜,一定是利先生报复我爸爸,强奸我妈妈了。」
 
  乔元很吃惊的样子:「我们瞧瞧去,看看到底是你妈妈勾引我老婆的爸爸, 还是我老婆的爸爸强奸了你妈妈。」
 
  「不敢去。」
 
  文蝶吓坏了,勐摇头。
 
  乔元手一伸:「有什么不敢的,把钥匙给我。」
 
  文蝶哪敢拒绝,很不情愿地把感应钥匙递给了乔元。
 
  乔元嘿嘿冷笑,其实他也很紧张,拿着感应钥匙打开了贵宾一号,竟然响起 了很细微「咯嚓」开门声,吓得文蝶吐出小舌头。
 
  乔元定了定神,猫着身子,与文蝶悄悄地走了进去,文蝶也想看看是怎么回 事。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0更新.